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即使再难,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电影”

“即使再难,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电影”

图片说明:“即使再难,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电影”,。

“即使再难,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电影。”电影行业停摆五个月后,一位普通电影从业者对眸爷说出了这句话——昨天下午召开的北京相关防疫会上,提出了“电影院、KTV等密闭式文娱场所暂不开放”,电影人期待的复工又一次被延后了。从当年为了电影梦只身北漂,到后来看到自己参与的项目上映时热泪盈眶,再到如今在行业停摆期内迷茫彷徨,和无数电影人一样,这位从业者在过去的几年里经历过太多的大起大落,当下也处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围困当中。不过他还是很坚定地告诉眸爷:“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了电影。”眸爷无意在行业气压最低的时候,给大家灌上一碗鸡汤,只是想通过这位朋友的话,告诉那些还在岗位上坚守的电影人们,在这份共同的热爱面前,你们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正是因为这份同样的热爱,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眸爷和毒眸的小伙伴们一直都想着,能否为行业做点什么事情,能否也在行业的低迷期,为行业出一份力——作为内容工作者,我们率先想到的,自然是从行业观察的角度,去探索一下行业的问题,在信息交互层面给大家带去更多的帮助。而要说到最近我们思考得最多的问题,除了“电影院何时能开门”(眸爷也想知道答案),那便是疫情固然行业带来了很多的困扰,但放眼整个产业的角度,停工是影视行业迷困的根本原因吗?答案或许不尽然。眸爷认为,疫情外更核心的原因或许在于,国内电影产业的盈利模式单一,成也票房败也票房,而电影本身又是典型的单片模式。有时候,一部电影的票房成败,甚至会决定一家电影公司的生死。这是产业走到今天,必须解决的问题。疫情的影响,让我们不得不直面这些问题,没理由再去逃避这些问题。焦虑吗?眸爷先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这不是中国市场独有的问题,20多年前在美国,好莱坞的“六大”也和今天的中国影视企业一样,面临着生死攸关的至暗时刻,被单片电影的商业模式所桎梏着。没有品牌作为产业运营的抓手,好莱坞的资本开始退潮,华尔街也渐行渐远。危机之下,好莱坞或主动或被动地开始了变革。典型的要数迪士尼,这家如今全球头部的影视娱乐企业,在过去15年里,完成了从作品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化,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而国内至今还没有开始这样的变革。就拿去年来说,2019年一共有422部国产片上映,其中票房过亿的仅有47部,大部分电影可能连成本都很难收回。而自国内电影快速市场化以来,这些年的国产片,虽然有50多亿的票房神话、也有投资回报率惊人的爆款项目。但大部分电影可能连成本都很难收回,更别提盈利了。这样的局面直接带来的,是资本的远离。眸爷还记得在2017年,全国电影票房年增长率保持在30%以上。2016年后,增速骤减、放缓至1%,与大盘放缓同时发生的,是约9成的圈外资本和热钱的集中撤退。2010年-2020年票房详情环比(数据来源拓普)为什么撤退?这个话题,眸爷和一众电影行业大佬、投资人聊过多次。核心原因:无论是电影项目,还是电影公司,都没有持续盈利能力。什么意思?一部《战狼2》的票房可以高达50亿,但下一部什么时候上映、上映后票房如何?如何保证下一部也能盈利?谁都不能保证。而其背后的出品公司,可能靠着一部电影赚的盆满钵满,但下一部挣钱的电影又在哪里?再往后说,即使公司运气好、每部电影都能挣钱,但如果一部电影忽然不能上映、更甚至大环境变了,影片无法上映,那么电影公司又将如何生存下去?图解疫情下的影视业(图片来源:澎拜新闻)可以说,国内的电影项目和公司,是成也票房、败也票房了。从电影本身来看,好莱坞成熟的电影工业,能保证一个IP衍生的系列电影,维持在一个稳定的产量、更新频次,并保证电影品质在一定的水准之上。这样持续输出稳定内容的能力,也能带给影迷持续的内容、拥有大批粉丝、甚至成为用户的精神土壤、成为一个品牌不止如此,电影的收入来源并不只来自票房,其线上流媒体、DVD及各种电影版权收入也带来收入。此外,电影文本以外,电影所涉及IP的相关衍生品、线下授权、乐园等业务收入也十分稳定,甚至有可能是企业中重要的收入组成部分。回看国内市场,似乎除了目前更面向儿童市场的《熊出没》、《喜羊羊》等IP,其他电影都还是单片电影逻辑——即不能保证持续的系列化内容,就算形成系列化的电影也可能因为主角换人、主创更换等,无法给用户系列化的感觉,就更别提企业能从中获得持续的盈利了。这,就是资本撤离的核心原因,也是国产片目前的痛点之一。而今天行业虽然进入了冰冻期,但眸爷很欣喜的看到,从业者有了比之前更强的危机意识,寻求升级的意愿也更强了。毕竟,产业若不升级,便没有自由创作的土壤,而自己若还停在原地,就会被市场淘汰。如何升级?这里面的门道太多了,为了解决大家的困惑,眸爷请来了自己的大佬朋友张昭,为大家打造了四堂免费的产业公益课。张昭电影产业领军人曾先后创立光线影业、乐视影业曾任复星影视CEO从业20余年,张昭作为出品人、监制、制片人、发行人和众多创作者和创作机构合作,代表作《影》《归来》《冈仁波齐》《熊出没》系列等,参与制作、发行电影逾百部,总票房超过150亿元。合作伙伴包括但不限于张艺谋、徐克、吴宇森、王家卫、李安、杜琪峰、刘伟强、李仁港、黄百鸣、陆川等,被好莱坞媒体称为“中国电影产业文艺复兴的旗手”。在眸爷眼里,他可能是国内电影圈中为数不多、懂电影产业化的人之一。大学期间在纽约大学系统的学习电影开始,张昭就作为年轻导演接触到了先进的电影工业,其拍摄的第一部短片就在奥斯卡学生单元获奖。毕业后,他回国拍片,发现国内电影行业不仅制作流程粗放,行业基础也十分薄弱,便投身到产业建设中来。此后,他创立光线影业,与伙伴一起建立了中国发行的地网模式,用好莱坞完整的投资+市场宣发体系推动了中国电影产业模型的建立;当互联网浪潮来袭后,张昭创立乐视影业,探索互联网分众电影模式,建立基于分众的电影IP运营模式,并实现迄今无人超越的票房“片片过亿”的行业奇迹。一个电影公司,一年中所有电影票房都能过亿,这意味着,无论这家公司几乎所有电影都赚钱了。这有多难?如眸爷所说,国产片有90%都是不挣钱的,能做到每部电影都挣钱,是非常难得的了。做对了什么?毒眸、橘时文化、Sir电影私塾联合推出2020年电影产业公益课4节免费视频公益课,60分钟/节。眸爷接下来说说张昭老师会在四节课中讲些啥。第一节拉开时间的尺度,危机之下,更应该坚持做电影第一节课,张昭老师会分析电影行业“危”与“机”的时间,拉开时间的尺度看“危机”,我们要把“危”当做“机”的出发点。那“机”是什么,即中国年轻创作力量的整体产业解决方案是什么?大家在课程中可以找到答案哦。第二节结合中国故事,我们的电影是否有机会成为IP品牌电影第二节课,张昭老师会解读2019年中国电影的成功实践——「中国故事」的市场化,分析如何成功持续讲好中国故事,并提出「中国故事」构成的新中国电影产业模式。其中提到「中国故事」包括:中国国家故事(《我和我的祖国》)中国英雄故事(《唐人街探案》)中国少年故事(《少年的你》)中国家庭故事(《误杀》)中国亲子故事(《熊出没-原始社会》)中国文化故事(《哪吒》)第三节这六大能力让IP成为品牌,让你的电影更容易获得投资IP作为产品的品牌用户基础,离开分众用户群,品牌不存在。一个品牌是可以继承的集体情感记忆,也只有品牌才能建立IP和圈层分众之间的持久链接。想要自己的电影获得融资,快检查下自己是否具备以下的能力。IP电影内容文本系列化能力IP电影产品设计与品牌管理能力IP品牌电影的核心用户群心智定位能力IP电影品牌化的资源供应链重组能力IP品牌电影营销:移动互联网用户运营能力IP品牌电影融资能力第四节这才是电影产业的下一个十五年最后一节课,张昭老师会分享自己对中国电影产业下一个十五年的畅想,内容包括「观影分众与圈层需求」、「全数字化电影产业」、「IP电影品牌化与5G时代—链接与传播」、「融屏时代的电影市场—排列组合的窗口期」、「消费产业文化化与品牌IP电影的衍生价值」、「品牌互联网时代 VS 电影产业品牌化」、「中国电影的全球市场可能性」。除了这四节免费的公益视频课程,所有学员均可加入高质影视从业者社群。社群内大咖云集,绝对是影视从业者获得高质量人脉和机遇的专业场域。01:33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鸟站流出头条女神乔安和摄影师啪啪_日本男女av高清无码_日本自拍偷拍在线观看高清无码--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即使再难,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电影”

文章地址:http://www.textopLano.com/article/6.html
有关热门【“即使再难,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电影”】的标签